50岁的姐姐们活力爆棚 健身操跳出响当当“厂牌”
音乐一响,嗨翻全场。滨江这个“女团”真的太圈粉

  50岁的姐姐们活力爆棚

  健身操跳出响当当“厂牌”

  本报记者 杨茜

  “围观了两天,终于在第三天迈开了腿,冲到队伍最后,跟着前排的人动了起来。好开心呀!我感觉快乐是会传染的。”家住杭州滨江逸天广场的陈阿姨给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后台留言,“钱塘江边有一群超级有活力的广场舞大妈,很圈粉,很多人都想加入呢!”8月31日,钱报记者去了一趟江边,见到了这170名来自滨江浦沿街道新生社区的姐姐们,身体跟随音乐律动起来,完全看不出平均年龄超过50岁。

  她们有自己的“厂牌”——滨江区耀阳健身团队,而且名声响当当!

  成功跨界广场舞的面点师

  姐姐们的师傅兼导师,也是“厂牌”的创始人是47岁的傅玉芳。

  一袭麻质黑衣衬得傅玉芳气质超脱。很难想象,她的本职工作,是单位内部餐厅的面点师,“这算‘跨界’成功了吧。”

  跳舞是傅玉芳从小的爱好,虽然没有专业学过,但她一直是广播操的领队,这让她至今都很骄傲。30多岁的时候,她就和一群大妈一起跳广场舞,跳了十来年队伍解散了。

  傅玉芳也是抖音粉,看到上面不少人都在跳健身操,便拉着同事一起跳。每天下午下班之后,她就开始琢磨动作要点,“要把以前一起跳广场舞的十来个人聚在一起,我们应该重新组建队伍。这次我想自己干。”

  2019年6月,滨江区耀阳健身团队成立。大家集资购置了统一的服装,又买了音响。

  也许是网红神曲的吸引力,也许是整齐划一的风格,也许是简单易学的舞姿…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这支健身操队伍壮大到了七八十人。

  “厂牌”成立两年,傅玉芳说,“180人正规军收编完毕”。但围观和临时参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每晚19:10-20:10,是她们一小时的健身操时间,雷打不动,除非下雨下雪。

  “我们没有‘三伏天’、‘秋老虎’的概念。这种闷热的天气,越来越起劲,出完一身汗,那才叫爽快。”时间一到,大家就解散,或走路,或骑车,或开车回家,“滨江其他地方的人也赶过来参加,从萧山、富阳开车过来的也有。”

  并非每个人每天都能签到,但傅玉芳肯定都在,所以她放弃了不少陪家人的时间。“老公非常支持我。”傅玉芳说,她收获了很多粉丝,去农贸市场都会被人认出来。每次新操都是傅玉芳先学会,拍视频,再拍分解动作发到群里,让大家预习,再现场教学,一个个纠正,差不多20分钟就能学会一个新操,“我们也不会做太难的操,毕竟年纪在这里了,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就行。”

  为了丰富健身操的内容,傅玉芳还搜索健身球操、哑铃操、绳操,换着花样让大家跳。

  渐渐的,这支姐姐团名声大噪,去年登上区级大舞台,“接下来就是壮大队伍,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。”傅玉芳顿了顿,笑着说,“我们有个小小的梦想,要是能在亚运会上亮相就好了!”

  成功减肥,改变了体型

  这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团体。健身操改变了很多人,不仅减了肥,还改变体态,让人能保持健康、积极向上的状态。

  45岁的洪红芬个头不高,但很活跃。“你猜猜我瘦了多少斤?”她得意地伸出两根手指:“足足20斤!”身高1.58米的她,最重的时候130斤,“后脖子富贵包很明显,肚子也老大。”常年不运动,她体检出来各项指标都不好,免疫力也差,高血压、风湿、荨麻疹都找上了她,“每天早上吃一把药,往事不堪回首呀。”

  在朋友的推荐下,她找到了傅玉芳,就这么跳起了健身操,到现在已经坚持了2年多,“我一个完全没有舞蹈基础的人,还听不懂音乐的,没想到很快就上手了。跳了2个月,人就瘦了下来,指标也好了,什么富贵包、小肚子都没了。”

  57岁的来利娟,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这把年纪了,还能减重15斤。她个子高,看上去也挺壮,原本以为这辈子体重就维持在150斤了。虽然她对跳舞挺感兴趣,但怕自己跳起来不好看,连广场舞都没尝试过。

  跟着傅玉芳跳舞也是机缘巧合,“动作简单有力,很有节奏感,我坚持了下来。”白天她要管厂,晚上跳健身操,啥都不耽误,酸痛的颈椎也好了很多。

  64岁的吴琴仙说自己“现在都是肌肉了——从80多斤长到100斤出头,多出来的都是肌肉。”她是广场舞的资深舞者,跳了十多年,已成习惯。队伍解散后,她就跟着傅玉芳学健身操,“一开始我挺排斥的,觉得年龄这么大了,这么有韵律有节奏的动作不太合适我。跳着跳着,蛮有劲头的,心肌炎、哮喘什么的感觉都没了。”

  结交姐妹,改变了生活圈

  队伍中也有不少新杭州人。

  51岁的孙雅云是吉林人,跟着老公来的杭州。人生地不熟,头三年,她窝在家里看小说、看电视。老公看不下去了,说:“杭州到处是风景,你应该到处去转转。”
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和老公在江边散步,看到了姐姐们的团队。“她们太有活力了,我太喜欢了。”就这样她加入了进来。“连续跳了20多天,胳膊有些酸,还是坚持下来了。这么长时间,除了下雨,我几乎天天来。我感觉找到组织了,认识了很多朋友,每到晚上都有了盼头。”

  58岁的金芳就是她新认识的小姐妹。她是金华人,来杭州帮儿子带娃。

  “一开始有人找我跳广场舞时,我不愿意。结果一眼就喜欢了这个健身操,特别年轻有活力的感觉。”金大姐有些不好意思,“因为要带孩子,所以我没她们出勤率高。”她说,经常抱孩子,肩膀手臂很酸疼,跳一跳舞感觉轻松很多。

  吴阿姨是队伍中最年长的一个,今年69岁,背个包骑山地车,一点都看不出实际年龄。 【编辑:房家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