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网西宁12月22日电 题:可可西里藏羚羊“幼儿园”里的“奶爸”和“小朋友”们

  作者周瑞辰子

  在海拔4479米的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,一群喝牛奶长大的小藏羚羊已经在这里的“幼儿园”生活五个月了。

才索加和被救助的小藏羚羊 周瑞辰子 摄

  这所占地约550亩的“幼儿园”共分为三个网围栏区域,大围栏里养了4只小藏羚羊,小围栏里养了3只小藏羚羊和1只小黑山羊,围栏外还有一大片自由活动区,供小羊们提前适应草场环境。

  位于可可西里腹地的卓乃湖被誉为藏羚羊“大产房”,每年5月到7月,来自青海三江源、新疆阿尔金山、西藏羌塘等地的藏羚羊会奔徙上千公里到这里产崽,产崽回迁过程中会因躲避天敌而与幼仔走散或受伤,今年8只被巡山队员救助的小藏羚羊成了“入园新生”。

才索加和被救助的小藏羚羊 周瑞辰子 摄

  “这只小羊是我今年7月在公路边救助的一只‘车祸羊’,我赶到现场时它已经快断气了,骨头裸露在外面。”保护站的工作人员才索加指着一只五个月大的藏羚羊说,“所幸刚好赶上保护站里的志愿者,给它做了手术,两天两夜才救活。”

  现在,除了每月一次的大型巡山工作,才索加还负责给小藏羚羊喂奶、打扫宿舍和检查身体,像他这样的“全能奶爸”保护站共有13名。

  每天早晨,“奶爸”们要为这些“小朋友”准备早餐,“每只奶瓶都要用热水消毒,倒放着沥干,再把牛奶晾温装瓶,要用手背测试牛奶的温度,否则小羊会烫伤或者拉肚子。肠胃不好的小羊的牛奶里要加水或葡萄糖。”才索加一边忙活,一边叮嘱着刚入队的“新手奶爸”。

  小羊不吃饭,才索加担心得整夜不能入眠。“后来我们就把它们抱在怀里,用嘴巴去喂,这样可以保证它们能吃进去,还不会被呛到。”

  目前,这8只小藏羚羊已五个月大,到两岁,它们就会在自由活动区域加强野化训练,逐渐减少和巡山员见面的次数,最终野化成熟回归大自然。

  “每年放归,别提心里有多难过了,尤其是它们回过头看着我们的时候。”尽管万般不舍,才索加也告诉自己:“孩子长大了,‘父母’终归是要看着它们走的。”

  “建立‘幼儿园’来保护它们,不是为了要把它们留在这,而是更好地回归大自然,因为它们属于那里。”才索加认为,“幼儿园”的使命是保护,也是放手。

  “以前,在青藏公路109国道旁见到藏羚羊的可能性很小,经过一代代可可西里人的守护,现在,公路边经常见到它们觅食奔跑的场景。”才索加满脸欣慰。

  截至目前,索南达杰保护站共救助藏羚羊300多只,藏羚羊种群数量已由20世纪80年代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7万多只。(完)

【编辑:李玉素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ube-art.com